露馅的叉烧包

【三九百日第十九弹】爱情这点小事儿

这是缘分这点小事儿的下篇!


和上篇的画风不太一样.....


有点点烂尾但是说不准会有番外嘿嘿.


食用愉快.


另外...这也算是影子的生贺..

生日快乐!!!










【6】



“他居然要我当伴郎啊开什么玩笑我一个人怎么对付的了张芃芃那群女人啊我会疯的啊!齐晟你就和我一起去吧”齐翰难得一口气连着说这么多话,顺带替齐晟夹了块鱼豆腐,“拜托了.”


“........”齐晟心很累,刚才那么多脑建设都白想了.
“伴郎要点干什么?”


“好像要走红毯送钻戒?”齐翰愣了几秒,“应该吧...”


走红毯走红毯走红毯...
齐晟脑海里浮现出自己和齐翰一起手牵手肩并肩走红毯的画面,勾了勾嘴角,“好.”


“诶?!”齐翰一口米饭呛在气管里咳得死去活来,“你答应啦?!”


“是啊.”齐晟细心的擦了擦齐翰的嘴角,装作不经意道,“你的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齐翰微微红了脸,拍开了齐晟的手.


“空调开的真高啊.”齐翰额角沁出汗珠,他用手装模作样的扇了扇风.


齐晟扩大了嘴角的笑容.




【7】



齐翰失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只要一闭上眼睛,满世界都是齐晟那天伸手在自己嘴角轻拭的画面.


齐晟的神情很专注,他的神情仿佛在对待挚爱的人一样...


够了够了齐翰,人家说不定只是随手一弄而已,自己要不要脑补这么多啊..


但是..那天就是齐晟先搭讪的...


说不定人家只是觉得投缘呢..


头扁的也..呸!什么东西!


齐翰烦躁的将被子一掀,拿起床头手机看了看时间.


三点十五分.


犹豫了两秒,齐翰还是拨通了杨严的电话.


“九哥..?怎么....了?”杨严的声音听起来迷迷糊糊的.


“啊..”齐翰想了半天却发现没什么可说的,对半夜吵醒杨严有点愧疚,“你..吃了吗.”


“.........吃了“


“噢那好吧,晚安.”


杨严心很累,最近为了婚礼的问题已经够忙了难得睡个好觉还被九哥吵醒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眯了眯眼,杨严想起了那天和他们一起吃大排档的男人.


那个男人,好像是叫齐晟吧.


他喜欢九哥这件事杨严看出来了,九哥对齐晟,好像也有那么点意思.


杨严撇了撇嘴,关自己什么事儿!睡觉!




【8】



齐晟其实也没怎么睡好,一开始吧,的确是觉得齐翰好看才喜欢他,后来接触以后发现他各方面都挺好.



昨天齐翰的表现明显是对他也有意思.


哼哼,果然对齐翰还是直入主题的好.


齐晟想到这里,不禁觉得自己太机智了.




齐翰将笔记本分类完摆在架子上,打开店门就看见了齐晟,吓了他一大跳.


“早上好.”齐晟走了进去.


“早上好.”齐翰抿了抿嘴,现在他有点点害怕见齐晟,“想买什么?”


“没什么,想你了就来看看你.”


“?!”齐翰不自然的抖了抖,背靠着架子,“你这话引人误会啊..”


“误会?”齐晟挑了挑眉,“误会什么,就是表面意思.”


一手撑在齐翰靠着的架子上,还没好好享受壁咚的乐趣和齐翰的脸红,架子最上层的书包就因为晃动霹雳吧啦的掉了下来,砸在齐晟的背上.


靠!齐晟内心愤怒不已,还让不让人好好谈恋爱了.


“你没事吧?”齐翰觉得有点尴尬.


齐晟依旧维持着姿势,“没事,不算什么.”


“比起这个,齐翰我有点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我....”




【9】



“现在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齐翰走上红毯,将盒子递给了杨严,随后站到了齐晟的旁边.


“那天我的话没说完,就被你的顾客打断了.”齐晟的声音在自己耳边格外清晰.


齐翰转头看向齐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你当然知道.”齐晟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嘴,“我想要个答复而已.”


“我....”齐翰犹豫了半响,“我不知道.”


“这可不是什么好回答.”齐晟一把揽住齐翰将他往后台带,“我有个很好的方法来知道.”


“什么..唔.”齐翰瞪大了双眼.


齐晟吻了他.




【10】



意犹未尽的离开了齐翰的唇,齐晟轻声道,“你要是不讨厌,就是喜欢我了.”


不给他点压力,他这辈子都不会给自己答复的,齐晟腹诽着.


齐翰只觉得脑子一团糟,不能思考,也不能动弹.



“哼.”齐晟的轻哼将他带回了现实.


“齐晟,你确定吗.”齐翰看着眼前眉目俊朗的男子问.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确定过.”


“每一分每一秒,未来我都想和你一起过.”

缘分这点小事儿 (上)

放心这次一定是欢欢乐乐的收尾.
食用愉快.





【1】


齐晟一脸茫然。


二哥和二嫂过结婚周年没有问题,去马尔代夫也没有问题,可是把他们的女儿放在自己这里就很有问题。


还是大问题。


齐晟腹诽着,看着眼前哭着闹着要魔仙棒的侄女,觉得头有点疼。


“好了,乖不哭了,我带你去买。”
“可是三叔...”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孩眨巴眨巴眼睛,瘪嘴道,“外面太热了,我不想出门。”
“.....”


齐晟在三十八度的艳阳天里出门去隔着两条街买玩具时,面色依旧冷如冰山,内心却是崩溃的。


“三九文具店”的招牌近在眼前,齐晟心情微微好了一点。推开店门,扑面而来的凉爽的空调让他不自觉放松了下来。
“欢迎光临。”


黑色T恤衫加上白色的长袖打底,深色的牛仔裤搭配白色运动鞋,眉目分明的俊秀面容,年轻的男人眼眸似若星辰,坐在椅子上冲他微微一笑。


“你..”齐晟微微咽了咽口水,“我想买个..魔仙棒。”
“魔仙棒..”齐翰完美的的笑容有一丝裂痕,“在您左手边的架子上,您可以选择你想要的款式。”
感觉到了面前男子的僵硬,齐晟抿了抿嘴唇,“是帮我侄女买的。”


“...噢”齐翰憋笑憋的正辛苦,忽听齐晟解释一句,点了点头。


“我说..”齐晟随手拿了一个粉色闪闪发光的魔仙棒,“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样的搭讪方式已经过时了先生。”
“....”被戳穿的齐晟脸色不改,内心却已经唾弃了自己千百遍。


“很古老,我喜欢。”齐翰站了起来,“你好,我是齐翰。”
“我是齐晟。”




【2】


齐晟看着屏幕上齐翰的电话,手掌心微微出汗,却迟迟不敢按下通话键。
第二天就打电话约别人吃饭...这心思会不会太明显了.


手指不自觉的摩擦着屏幕,等齐晟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显示通话中了。


“F***”齐晟差点没把手机摔地上。
对方一阵沉默,几秒后才轻笑道,“我不提供特殊服务。”


“!”齐晟脸色微红,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道,“我二哥经营的南夏酒店今天周年庆,不如我们一起去那吃午饭吧?”


完美。齐晟微微勾起嘴角,给自己的措辞打了个满分。
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


“不好意思,我可能没办法去了,南夏酒店离这里有点远,我吃完午饭还要看店的。”齐翰的声音很温和,就和他本人给人的感觉一样,“这儿旁边有家鸡公煲,不如我们在那里吃?”


在哪吃都一样和你一起吃就好。


“本来是想一起去捧个场,你要是没空的话就算了....”
他话音未落,就被齐翰打断了,“那算了,我去吃饭了,以后再聊。”


“嘟嘟嘟..”电话被挂断的声音。


“去鸡公煲也可以..”齐晟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烦躁的把手机扔到沙发里,齐晟懊恼的用手撑着额头,手肘抵在桌子上。


“三叔三叔!”小女孩“哒哒哒”的跑了过来,“三叔我想要新的蜡笔..”
“抽屉里有盒没拆...”齐晟突然抬起了头,挂起一丝微笑,“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三叔下午去给你买蜡笔。”齐晟心情大好的拍了拍侄女的头,“现在我去洗个澡换衣服,你自己玩啊。”


午饭吃不成,晚饭自己亲自去邀请还不成?
齐晟好心情的走进了浴室。


留下小女孩一脸茫然,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哭喊道,“三叔你把我的头发弄乱了!”




【3】


五点五十分,齐晟将侄女交给邻居.



”欢迎光...齐晟?”齐翰疑惑的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男人,这个人打扮的这么精心做什么.


“咳.”捏了捏自己的喉咙,齐晟冷淡道,“给我侄女买蜡笔.”
“这里有十二色,二十四色还有不同牌子等,你看着选吧.”


“我说...”齐晟装作认真的挑选着蜡笔,一边不经意说着,“你晚上有安排吗?”
“还没有.”齐翰笑了笑,“你要是没安排的话,一起吃晚饭吗.”
“既然你邀请了,我不去就不太好.”齐晟把蜡笔扔回架子上,“走吧.”


“.......”齐翰并不是很想说话.“我要等到九点才吃.在那之前要做生意.”
“............哦.”


“你坐吧,我理下东西.”


齐晟悄悄用手抹去了额角的汗珠,这么热的天他却穿着厚厚的西装外套,现在觉得内里的衬衫背后都湿了.


“你怎么出这么多汗?”齐翰从抽了几张面纸,递给齐晟.
“不用.”齐晟努力的保持形象.
“....”将面纸贴上齐晟的额头,齐翰细细的擦拭着,还顺便小心不碰到发胶.


齐翰神情专注,齐晟垂下了眼帘.


齐晟觉得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咚咚咚咚,要跳出来似的.
闻到齐翰身上淡淡青草的味道,齐晟不争气的红了脸.


“九哥...九哥你们在干什么!?”




【4】


南夏酒店变成了大排档,红酒与牛排变成了鱼蛋粉面和奶茶,看着相谈甚欢的齐翰和杨严,齐晟是不爽的.


齐翰夹了一颗鱼蛋到杨严碗里,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宠溺的笑了笑.转眼看着齐晟尴尬的抹着额头上的汗,觉得有点愧疚.


“真是不好意思,杨严一定要跟着来,而且南夏太远了天又晚...”


“没事.”齐晟脱下了溅到油渍的西服,“说起来,他刚刚为什么叫你九哥.”


“噢,我们大一以前社团表演话剧,我演第九个皇子,他演和九皇子一同长大的伴读,从那以后就整天叫我九哥了.”


大一的友情延续到现在现在也是要8年了吧...齐晟点点头,不再说话.


别因为自己对别人一见钟情就把所有友情都以为是暧昧啊!齐晟不动声色的在心底默念了好几遍.


“九哥,我$#^%*€&...”杨严嘴里含着两个鱼丸,口齿不清嘟囔.


“小心点别噎着了.”齐翰赶紧将自己的奶茶递给杨严,轻拍他的背.
杨严也不在意的猛喝了几口,顺了顺气才道,“九哥,我能不能和你单独谈谈.”


这...齐翰撇了眼齐晟,意示他先走,齐晟心里有点堵,但还是装作不在意的说,“你们聊,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齐晟回头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杨严伏在齐翰肩膀上,齐翰紧紧抱着他.


齐晟脸色一沉,转头离开.



【5】



齐晟是被齐翰的电话吵醒的.


“齐晟..我们能不能见一面?”声音听起来很沙哑.
“你在哪,我现在就过去找你.”齐晟一下子清醒过来.
“我们在文具店旁边的鸡公煲见吧.”


“...”齐晟讨厌鸡公煲.


齐晟推门进去的时候,齐翰正兴高采烈的往嘴里塞着鸡肉,看到他来了,急急的吞了下去,“你来了.”


“怎么了?”


“杨严他...要结婚了.”齐翰嘴角上扬,眉眼间却带上了一缕忧愁.


齐晟一愣,好兄弟结婚了不应该很高兴吗,齐翰的神情怎么...
难道....齐晟心里五味杂陈...
他真的喜欢杨严那小子..
要我帮忙抢婚?!


“你猜对了.”看着齐晟一脸纠结的样子,齐翰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会很让你为难,但是....”











上.完.








所以齐翰到底是不是想要齐晟帮忙抢婚呢?




等到百日的时候看下就知道啦啦啦!




五十个不算秘密的秘密

一时兴起码了篇,三九.

多指教w







1.齐翰刚出时齐晟去看过他,当时他一眼就很喜欢粉粉嫩嫩的小团子齐翰。


2.齐翰还在咿咿呀呀的时候,齐晟已经可以清楚的吐字了。


3.齐翰说的第一个词不是父皇,也不是母后,而是模模糊糊不清楚的“三..”


4.因为那个三齐晟整整三天嘴角的笑都没停下来过。


5.齐翰小时候最黏的就是齐晟,一有事情就喊三哥,要是齐晟不能及时赶到,他就会哭,惊天动地的那种。


6. 有一年大雪纷飞,两人在雪地里奔跑,一起打雪仗,齐翰鼻头冻得通红,却还是吵着要继续玩。


7.因为他的三哥明年春天就要上学堂了,和他在一起玩的时间再没有那么多了。


8.齐晟上学的第二天,齐翰躲在窗户外头看他。


9.所有大臣都以为皇上是想要齐翰继承大统,才比旁人都早上学堂,其实是齐翰央求成祖,这样就能和齐晟多玩一会儿了。




10.他们一起上学堂的第二年,成祖带他们见了张氏长女张芃芃。


11.自从张芃芃加入二人后,齐晟和齐翰关系却疏远了。


12.见了面也只是各自公式问候,随后又各自离去。


13.齐翰从来没有注意过齐晟盯着他背影的目光。


14.就像齐晟也不曾注意到齐翰欲言又止的模样。


15.杨严一开始出现的时候,齐晟是慌的。


16.后来杨严和齐翰越走越近,甚至有取代他的架势时,齐晟不眠不休的抄了一晚上的书。


17.齐翰母妃去世,他哭到晕厥时,他一直以为陪在他身边一整晚的是杨严。


18.然而那个人是齐晟。


19.张芃芃被内定为太子妃的那天,也是齐晟被封太子之日。


20.“九哥莫名的拉着我哭了一晚上,可把我吓坏了。”杨严回忆起那天的场景时道。


21.齐晟和张芃芃的关系在婚后却一落千丈,反倒是与赵王的正妻江映月暗生情愫。


22.在齐晟一次醉酒后,将江映月看做了齐翰,昏昏沉沉的吐出好多真心话来。


23.第二日,齐翰便找上了齐晟,两人在书房说了好一会话。


24.“三哥,从小到大什么都是你的,我不管怎么争,到最后为什么都是你赢...”


25.“九弟,我从没想过赢什么,只是想要你。”


26.皇帝对两人兄友弟恭,兄弟情深甚为满意。


27.江氏与太子妃同时落水时,齐晟与齐翰就在一旁的竹林里散步。


28.想起自家二哥的样子,齐晟眉头深皱,与齐翰相视点头,入水先捞起了江氏,向大明宫跑去。


29.赵王妃与太子妃不和两人相继落水,太子却先救起赵王妃,恰巧九王路过救起太子妃之事传遍后宫。


30.太后听闻此事大怒,将江氏抓了起来。


31.消息传来时,赵王冲齐晟眨了眨眼睛。齐翰冲齐晟笑了笑。


32.当日下午,赵王与太子一同跪在太后寝宫外为江氏求情。


33.齐晟被派去江北大营前一晚,是在九王府过的。


34.齐翰听着杨严传来的消息才道,张芃芃果真是性情不同了。


35.听闻齐晟江北回来设宴,齐翰在铜镜前照了好会子才只身前去赴宴。齐晟与齐翰深夜共饮,不醉不归。


36.第二日,齐翰身体不适一整天都没有下床。


37.两人同去江北大营巡查遭遇刺客,不得已入水逃走。


38.山洞中避难时,齐翰靠在齐晟怀里。
“三哥,你说我们能躲过这一劫吗。”
“我们一定能,九弟,你要撑着。”鲜血染红了齐瀚的衣衫,相握的手微微颤抖。


39.最后还是他们的人更胜一筹。齐翰在帐中昏迷不醒时,齐晟已回盛京继位。


40.齐晟给齐翰内务府总管的职位,不过是想他能名正言顺的在宫里走动。


41.“九弟,现在朕能护你一世周全,你可愿意和朕一起,共赏这万里江山。”


42.齐晟登基后数月,北漠来犯,为鼓舞士兵守住江山,齐晟决定亲自出征。


43.“此行凶险异常,九弟,若是朕遭遇不测...你..”齐晟临走前,写下圣旨,交于齐翰。


44.“既然此行凶险,臣怎么能让皇上独自一人?”看着褪去斗篷的齐翰,齐晟又是生气,又是欢喜。


45.第一场战争大获全胜,齐晟回城时却不见了齐翰身影。


46.齐翰在天黑时才一身狼狈的回来,齐晟问后才知道,杨严偷偷跑了出去,齐翰花了好大功夫才把他劝了回去。


47.北漠攻入平宁城的时候让齐晟始料未及,焦急的同时却先让属下带齐翰走。


48.混乱之中,是齐翰调转马头,死死护在齐晟面前.北漠之战大获全胜,齐翰却伤痕累累。


49.齐晟知道的是,据太医所言,齐翰伤到了头部,奄奄一息,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50.齐晟不知道的是,他在齐翰床边自尽的刹那,齐翰睁开了眼睛。








一周后,新帝齐翰继位.









“三哥你看,最终还是我赢了.”

前世今生番外

非常非常短...写出没有自己想要的感觉心很痛.






自从江映月撞见两人在一起后,齐晟已经三天没有上班,也没有联系过他了。就连他辞职的消息也是张芃芃带来的。

“其实齐晟是齐氏的独子,来我们这儿不过是他爸让他历练历练。”张芃芃叹了口气,看着齐翰愣神的样子,动了动嘴唇,却也没再吐出一个字眼。

齐晟走前告诉他,无论发生什么 一定要相信他。
于是齐翰在等,等齐晟联系他,等齐晟解释。



“齐晟!你个不孝子,你这是要气死我啊!”派手下押齐晟回家后,齐晟的父亲破口大骂。
“当时让你去那历练,你居然给我搞出这些事情。”齐父扔了一叠照片在齐晟面前,“真不知羞耻。”

齐翰与他的十指紧扣,齐翰与他一起吃饭,齐翰与他在楼道里激吻,齐翰与他同住一室..
“拍的不错。”齐晟摸了摸照片上齐翰的笑容,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

“你真是疯了!”齐父看着儿子似魔怔一般的样子,“马上辞职,和那个齐翰断绝往来,准备和映月结婚。”

“父亲!”齐晟站了起来,“我欠他的太多,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与他在一起。”
“你不用付什么代价。”齐父冷下了脸,“要付代价的,是齐翰。”
“你若是还要与他纠缠不清,就不要怪我做出些什么事情来了。”
“你信不信我可以叫他,身败名裂。”

“父亲..”齐晟握紧了拳头,脸色一沉。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这几天都给我呆在家里。”
齐晟微微仰头,父亲一向说的出做得到,齐翰又是个倔性子.
这次...




第四个大雨滂沱的晚上,齐翰回想着张芃芃的话,终是按耐不住,拨通了齐晟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齐翰眨了眨眼睛,看着黑暗的屏幕,将手机往床上一扔,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九哥!九哥你在家吗!九哥!”杨严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传来。

杨严浑身湿透,头发还在滴着水,急吼吼的冲前来开门的齐翰喊道,“九哥!你和齐晟是怎么回事?”
“杨严你没带伞吗?先进来。”齐翰避开了杨严的问题,冲了一杯热茶,又拿了一条毛巾替他细细擦起头发来。

“九哥...我父亲说..齐氏和江氏要联姻了!”
齐翰愣了一下,“齐晟...和江映月要结婚了?”
“是啊!”杨严把毛巾扯了下来,“我父亲还说成祖告诉他定下日子后会给杨氏发请柬的!九哥,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和齐晟在交往吗!”
齐翰没再说话,从杨严手上拽回了毛巾,继续替他擦拭起来。
“九哥!”杨严心急的转过头。
齐翰咬着下唇,眼神无光,一脸无措的停下了动作。
“九哥..”杨严看着齐翰的样子,站起身抓住他的肩膀,“你实在难受话..就哭吧。”
“我不难受。”齐翰看着杨严的眼睛,“只是没想到,我没等到他的解释,倒是等到了他的婚礼。”
“他和江映月的婚礼。”


这两人,真是永远都纠缠不休。


杨严看着齐翰淡然的样子,心里更加堵得慌,“九哥,我今晚在你这儿睡好不好。我好久都没和九哥一起睡了。”
“好。”齐翰看着杨严一脸关心的样子,点了点头。


“杨严,不论什么时候,最终只有你从不负我。”
“当然啦!我会跟着九哥一辈子的!”眼前的刘海少年和那时爱吃桂花糕无忧无虑的少年身影重叠,齐翰红了眼眶。


“齐氏之子齐晟与江氏独女江映月将于下月十五完婚..”
“齐氏与江氏联姻!史上最豪华婚礼..”
“下月十五齐晟....”
不论换哪个台,都在播报齐氏和江氏的联姻。


电视上的齐晟和江映月带着墨镜在安保的护送下费力的在众多记者中挤来挤去。
两人从始至终都是十指紧扣,齐晟一脸冷淡,江映月嘴角噙着淡笑。
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齐翰关掉了电视。

眼泪就这么毫无防备的掉了下来。
齐晟,你说不论发生什么都要我信你。
可是如今我信你与否,还重要吗。
到底是天意弄人。
前世我们无缘无分,今世我们有缘,却也不能走在一起。
这份情一开始就是错的。
是我奢望太多。



张芃芃的电话虽然在齐翰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齐翰,齐晟给我们都发了请柬,上面也有你的名字...你要不要..”张芃芃含含糊糊的说着。
“我会去的。”


齐晟,你何苦让我前世今生,都要亲眼见证你的幸福。


齐翰整理下自己的西服,看着一旁嘴翘的老高的杨严,“我去只是给我们之间,做个了断。”
“可是九哥!齐晟根本就是负了你啊!还过分的要你去参加婚礼..”
“罢了”





“请问新娘,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您都愿意永远爱着新郎、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永永远远吗?”
“我愿意。”
“请问新郎,无论是..”司仪在宣誓时,齐晟看向齐翰,正好与齐翰的视线撞上,动了动嘴唇。
你愿意吗。


齐翰看着齐晟的唇形,觉得眼前模糊一片。
随后他别开了视线。


“我愿意。”齐晟的声音透过话筒传遍全场。


齐翰看着在新娘头上落下一吻的新郎,笑出了眼泪。



那句“我愿意”终是淹没在了掌声里。




我们其中一个能被所有人祝福,也算幸福吧.



————摘自齐翰日记

三九 前世今生梗

胡乱写了点东西脑洞开的很完美写出来就是一团奇奇怪怪的东西,受不了自己.










“我说齐晟,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新人了啊。”张芃芃扒了两口饭,“看人家长得好看?”
“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我是部长,看他是新人多关照一些而已。”
“你别狡辩了!当年我进你的组的时候天天都得加班十点,看整个公司的资料。”张芃芃随意抹了抹嘴,“我怎么说也算是个大美人儿,怎么就没这待遇。”
齐晟嫌弃了看了眼张芃芃不顾形象的样子,“我说你,一个女孩子,顾及点形象好吗。”
“你管我这么多,一会我还要去接绿篱。你慢慢加班吧。”张芃芃白了正在优雅擦嘴的齐晟一眼,“我说..你不会是gay吧。”
“你又不是没见过映月。”
“是谁说过,每个男人遇到真正让你心动那个男人之前,都以为自己是直的.”
说罢,披上棕色的大衣,一溜烟离开了。
“这女人。”齐晟将桌子收拾完,继续对着电脑埋头苦干了。


“部长。”突然被人拍了拍肩,齐晟吓了一跳。
“是你啊,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去。”看到是齐翰,齐晟放松了神情。
“刚结束。年终了,自然是要留下来加班的。”齐翰递给齐晟一杯速溶咖啡,“再说我刚来公司,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
齐晟将文件保存,站起身接过纸杯,坐到一旁的小沙发上,“你也坐吧。”
犹豫了一下,齐翰坐到了齐晟对面,“部长还不回去吗,都要九点了。”
“你不是也说了,年底事儿多。”齐晟看着背脊挺的笔直的齐翰,微微笑了笑,“我这也结束了,不如我送你一程?”
“不必了。”齐翰缓缓站起,摇了摇手机,“我有朋友来接我。”
“我和你一起下去。”齐晟一口喝完咖啡,将纸杯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箱。


“爱是可念不可说..”刚到公司门口,齐翰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齐晟一愣。
“杨严?对,我已经到门口了,嗯,好。”
齐晟听着齐翰的语气又格外温和,心里不知怎么的不舒服起来。
“部长,下雪了。”
“嗯?”齐晟看向天空,果然,一颗颗小雪花飘了下来,融在地上。
“齐翰,以后不是上班时间,你可以叫我名字。”
“真好看..三哥你说什么?”
“什么三哥?”齐晟皱了皱眉。
“啊?我说什么了?”齐翰一直顾着看雪景,也没在意自己说了什么。
“没什么。”齐晟沉默了。自己是独子,家里也没什么亲戚,从没被人叫过哥哥。
只是听到三哥这两个字眼,怎么头会有点疼呢。


两人一时相对无言,直到一辆黑色的私家车在大门停下,从驾驶座走下一个看着20岁左右的青年,撑开伞向他们走来。
这应该就是齐翰电话中所提到的杨严了。
“不好意思啊九哥,我迟到了。”杨严笑的腼腆。
“没事的,我们走吧。”齐翰宠溺的笑了笑,“部...齐晟,我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
齐晟看着杨严替齐翰开车门,又替他系好安全带,眼前突然模糊起来,杨严给齐翰倒酒,替齐翰擦嘴的画面若隐若现的浮现在脑海中。
“我在想些什么。”齐晟看着那辆车在雪中开远,只留下一个小黑点,摇了摇头,向自己的车走去。


当晚齐晟失眠了。


第二天齐晟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被张芃芃狠狠耻笑了一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齐晟你不用这样吧,难道是相思成疾?”张芃芃看着被众人团团围住的齐翰,坏笑道,“你的暗恋对象可是有麻烦了哦.”
“又在胡言乱语!张芃芃你能不能消停点!”齐晟将文件砸在桌子上,气冲冲的跑进人群,将齐翰从人群中拽了出来,拉着走到了楼梯间。


“部长你这是要做什么。”齐翰疑惑的看着自己和齐晟拉着的手,脸颊染上了微不可见的红晕。
“有点事问你。”齐晟看着两人交握的双手,急忙松开,“昨天你的朋友叫你九哥...”
“我们家也算是个大家族,所有亲戚朋友中我排行第九,杨严自幼就和我们在一起耍了,所以他也叫我九哥。”齐翰一字一句地说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失落。


“你...”齐晟看向齐翰的眉眼,他的鼻梁,他水润的双唇,突然将齐翰的双手固定在他头顶,眼神在他脸上转了两圈,吻了下去。


齐翰猛地睁大眼睛,想要使劲将眼前发疯一般的上司推开,无奈根本用不上力,也呼不了救。


两秒,齐晟离开了齐瀚的唇,从喉咙最深处吐出两个字,“九弟。”


“!”齐翰一愣,脑海里闪电般的浮现出不同的画面。


“三哥!下雪了!我们一起出去玩呀!”
“嗯,九弟要小心,别着凉了。”


齐晟再次吻上齐翰的唇,这次对方没有再挣扎,反倒一点点放松下来。


“三哥,我们一起去练剑吧。”
“不了九弟,我今天还要和张芃芃一起温书。”


“恭喜三哥大婚。”
“九弟,我..”


“九弟..我喜欢的一直是你啊!”
“三哥切莫说笑,传出去了影响不好。”
三哥,我不能。我不能回应。


“你和那个杨严是什么关系!”


“九弟,你居然敢行刺太子妃!”


“九王齐翰,投敌叛国,贬为庶民,发配岭南。”


“三哥,我...喜欢你。”
“九弟,快些上路吧。”


“九弟,张家的势力越来越大,这次怕是真的要反了,你只有远离盛京,才能保得一世平安。”

“启禀皇上,九..齐翰他在去岭南途中自尽了。”

“皇上!张家带人攻进来了!”
九弟,朕来陪你了。

几十秒之久,齐晟终于松开齐翰,将头搁在对方的肩上。
“从前是三哥对不起你,九弟,再给三哥一次机会,好吗。”
齐翰红了眼眶,一言未发,只是抬起手,抱住齐晟。


他们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世的擦肩而过。


那我要爱的多么忠贞不渝,今生才能拥你入怀。

九严 离别

才发现错字一堆赶紧重发😂





杨严视角
年轻时我爱过一个男人。
我与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有记忆开始,他便是我最亲的人。
他也是我见过最为干净好看的人,总是穿着一袭白衣,肌肤白嫩如雪,眼眸似若星辰。
他的优秀整个皇宫上下都知道,他的样貌让所有女子为之倾心,他差一点,就是太子了。
可惜他当时拂袖而去。
我知道,他虽有鸿鹄之志,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争。

“九哥...”他站在梨花树下,背着手,看着不远处交谈的新皇和皇后。
齐晟和姐姐。
听到我的声音,他回眸一笑,“杨严。”
“当时我若和齐...”九哥突然沉默了,半响,他十分艰难的开口,“皇上一样牵起她的手,现在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九哥...别想了,我们去吃桂花糕好不好?”我看着他这样,内心酸涩。
“你呀...”他走过来为我拂去肩上的花瓣,点了点我的额头“就知道吃。”
“嘿嘿嘿嘿...”我傻笑着,拉着他就要回府。
他反握住我的手,与我并肩。
我突然就一阵感慨,自从姐姐来了之后,他再未像小时候般牵着我的手到处跑。
九皇子的身边有了别人。
可是那人却是内定的太子妃。
一直到回到他府里,我依旧恍恍惚惚,机械的吃着桂花糕。
“杨严。”他突然握住我放在桌上的手,我吓得松开吃到一半的桂花糕,精致可爱的小甜品就这么滚到了地上。
他将我拉进怀里,紧紧的抱着,将头搁我肩上,在我耳边说道。
“杨严,我现在,只剩下你了。”
我伏在他怀里,可以闻到他身上只属于他的气味,干净,清爽。
他的嗓音温柔沉静,带了微不可闻的落寞。
我回抱住他。
“九哥,我跟你一辈子。”
你要什么,我杨严拼死也要给你。

第三日响午,圣旨到达。
新皇革去了他的一切职务,反而让他管内务府后宫的琐事。
大材小用。皇上这是要断了他的一切门路。
我赶到的时候,他正对着空无一人的长廊俯首。
“九哥...”我小跑过去扶起他。
他看着我,红了眼眶。

我原以为,我们和姐姐的黄金三角牢不可破,总有一天,九哥会登上那个位子。
那时,他便可和姐姐携手,共看着万里江山。
可是她怀孕了,这孩子必然是对九哥登上皇位的最大威胁。
那日在帘后,我看的真真的,九哥差一点,就要以死来证明对姐姐的忠心。
姐姐,你是心定了,可是我分明听到,他把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碎了。
他回到府里,喝了一整天的酒。
那时我就在他旁边,看着他的眼泪滑过脸颊,一滴滴落在地上,看着他醉倒在书桌上。
我摸了摸脸,原来我也在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那日九哥看着姐姐和皇上跳舞,回来后硬拉着我一起。
他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眼底的深情都要溢出来了,嘴角的微笑温和似水。
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然而其实他在透过我,看另一个人吧。
那个突如其来的吻,我和九哥都默契的不再提起。

我以为,姐姐关心的只是孩子,我以为,姐姐依旧是那个心悦九王的张芃芃。
可是她变了。
刺杀失败的消息随着齐晟的兵马一同来到,我看着姐姐欣喜若狂的样子,竟立即撇她而去。
“在你和九哥里选,我选九哥。”
那是我杨严一辈子要跟着的人,那是我杨言要用生命去守护的人。
姐姐,你怎么可以负了他。
负了我们。

当他被逼到一无所有,绝望投敌的时候,我虽感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他却准备自己去,让我往外摘。
他想也不要想,我这辈子都跟定他了。

但是当我们真到了北漠鞑子的帐篷,我还是不安的。
摘下帽子的一瞬间,我听到了所有人吸气的声音。
我当然不会自恋带他们是在惊叹我的可爱。
我转头看向九哥,他面无表情,不知哪里的微风吹起他额前的两撮头发。
即使狼狈不堪,粗布麻衫,他永远都这么好看。
“我想,有些南夏的情况你是很想知道的吧..”
他说出口的刹那,我转过头去看他,从此以后,再不能回头了。
他意示我出去,我看了眼对着九哥样貌垂涎的北漠大王和王妃,撇了撇嘴。
看什么看,九哥现在是我的。
是我杨严一个人的。

边界的伙食不好,自己和九哥又是南夏人,不受人待见 每日的食物也就是一个馒头和一些青菜。
但是只要能和九哥在一起,我怎么都愿意。
我悄悄瞥九哥,却发现他正笑着看我。
...九哥这样太犯规了...
我悄悄红了脸。

平宁城最后也没有攻下来,北漠大势已去,气数已尽,我和九哥跑回之前藏身的羊圈,两天没吃东西,又累又饿的我们很快就靠着草垛睡了过去。

半夜里,我听到几声动静,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九哥的外衫盖在我身上,我偷偷闻了闻,是九哥的味道。
转头的时候却没见到九哥。
他随身的那把剑也不见了。
我惊慌的一跃而起,几乎是飞到九哥面前。
他紧紧闭着眼睛,眼泪在他脸上任意的留着,手中的剑正抵在他脖子上,我惊出一身冷汗,急忙将剑打下去。
还好,若不是这身轻功,自己就再也见不到九哥了。

“九哥!!”我抓住他的肩膀吼着,像是要发泄出刚才的惊惧。
“你拦着我干什么!如今北漠气数已尽,大势已去,天都不助我,我的希望已经破灭了..”他失魂落魄的说着。
“九哥,我讲不出什么大道理来,我只知道,不能让你做傻事啊!天大地大,哪怕流落四方,我也愿意一心跟随。”我哽咽着,“倘若你要死的话,那就先把我给杀了吧!”
我看他双眼无神的样子,从地上捡起那把剑,架在自己脖子上。
“要死,我们就死在一起!”我闭上了眼睛。
九哥的手盖上了我的手,把剑扔到一旁,凄楚的看着我。
“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没有负我的人,只有你。”
我心一疼,他倾尽一切去信任姐姐,去信任赵王,信任父亲。
最后,谁都负了他。
“可是现在,我竟不知道该怎么回报你。”
“九哥,你就听我的,别做傻事。”
我不顾一切的抱了上去,“九哥...”头搁在他肩上,我鼻子一酸,哭了出来。
我能感觉到他回抱住我,我能感觉到他微微的啜泣,我能感觉到他不自觉抓紧的手。
哭累了,我再也挡不住倦意,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醒来时,我的九哥,我一心向着的九哥,我从九岁开始就喜欢着的九哥,与我十指紧扣,相拥而眠。
虽然这么说不太应时,但是这个早晨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了。

终是被捉了回去,我看着戴着枷锁的九哥,发现他一脸决然,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
我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启禀皇上,意图弑君,通敌叛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主意,和杨严没有关系。”九哥跪在皇上面前,背脊挺的笔直,“一切的一切都冲我来。”
我慌张的抓住他的手,“九哥!”
“你闭嘴!”他皱着眉头。

送去大牢的路上,我悄悄用勾住了九哥的小指。
就好像我们不是进牢房,而是像多年前一般,走过大街小巷,买新鲜的桂花糕一样。
九哥松开了小指,握住我的整个手掌。
我鼻子一酸。
这个时候,他是为了让我安心吧。
握紧手在不同的岔路牢房被迫分开。

皇上判决的时候,我和九哥双双跪在他面前。
他被贬为庶民,发配岭南。
我充军五年后,重返盛京。

九哥离开那天,父亲把我关在房里。
绕是一身好轻功,也抵不过重重把守。
我在前线时,传来了他去世的消息。
我连他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唯一没有负我的人,只有你 ”

“杨严,我只剩下你了。”

“你呀,就知道吃 ”

“九哥..”
“我当时若是争了...”

“九哥,你别难过了”
“杨严,芃芃和我越走越远了..”

“九哥..我..”
“杨严,芃芃居然是内定的太子妃!我真是太傻了..”

“九哥九哥,我们出去玩吧!”
“我今天要给芃芃讲故事,你玩吧。”

“九哥,今天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一整天。”
“杨严,我看到了一个好可爱的小姑娘,是张家的长女。”
“九哥...”

“九哥,我什么胃口也没..”
“别担心,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来,九哥特地找人给你做了桂花糕,你尝尝看。”
“好吃..”

“九哥九哥,我想吃糖人。”
“我跟父皇说一声,一会我们一起去买。”

“你好,我是齐瀚。”
“我是杨严。”